鸭脖娱乐网页版

  • <tr id='xnbj'><strong id='63ao'></strong> <small id='nf67'></small><button id='gpp9i'></button><li id='yscy'> <noscript id='8mosi'><big id='1ou2u2'></big><dt id='mcj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gddk'><option id='75x0y'><table id='sxch'><blockquote id='73b9'> <tbody id='jcxsj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9cjgy'></u><kbd id='qdx4'> <kbd id='xihj3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g39di'><strong id='354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mf3om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9ujf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om6i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xh255f'><em id='rmd8'></em><td id='goba8i'><div id='37ff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2j78'><big id='pceeyw'><big id='u9jj'></big><legend id='muc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k7htw'><div id='z3xkv8'><ins id='mcz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uv683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0dzdm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4hh5b'><q id='v8nm'><noscript id='2979pj'></noscript><dt id='bhvaai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716dgd'><i id='y10a'></i>
                专栏

                剪掉黄渤一百条戏还9.5,他真硬

                态度 作者:Sir电影 2021-09-10 17:49:08 阅读:540
                Sir最近被一部剧搞得睡不着觉。

                日盼夜盼,就等更新。

                好像,也不止Sir一个睡不着。


                而且,观众催它不是边看边催,有些人,是从去年就开始催……

                《鬼吹灯之云南虫谷》。


                豆瓣7.2,口碑稳当。

                说稳当意思是,上一部《龙岭迷窟》,就凭借对原著的高度还原,在豆瓣拿下8.2高分。

                敲黑板——这可是盗墓系列影视化改编以来,最高评分。


                加上再往前的7.1分的《怒晴湘西》,这三部《鬼吹灯》,都绕不开两个名字:

                一,导演费振翔。


                二,也就是今天Sir要聊的主角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剧集的监制、费振翔的“师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管虎。

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说
                管虎几乎是硕果仅存的会讲故事的导演了



                01
                管虎的硬

                2012年,管虎首开微博,写过这样的话——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已安于今天,自幼却是坏学生中的奇葩。长大自知落于人群,索性无怨无悔。后来遇上王小波的《一只特立独行的猪》,始知世间非我独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管虎的脸上依然写着特立独行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脸上有个性没用,作品有个性才是真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先说选材。

                别人拍阳光,因为拍阳光之下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但他呢,拍过那些阳光照不到的角落。

                2005年,一部《生存之民工》,至今在豆瓣仍有9.5的高分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内地第一部聚焦民工讨薪的电视剧。

                故事取材于真实,镜头下的主角也是——没一个称得上光鲜,皆是清一色粗粝黝黑。


                2009年,又一部《外乡人》,讲“沪漂”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管虎还是不怕画面“难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他,和喜欢他的观众都知道,在现在一众“人均中产”的国剧里,你要想找寻这种“难看”,几乎是做梦。


                题材是草,要想让草成为草席,得有人收拾梳理,成为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管虎第二个够硬——

                他讲故事,总想给粗粝的真实生活“放点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如《杀生》。

                说一个快乐无虑如齐天大圣般的主角牛结实,因为几个天真却粗俗的玩笑,被活生生逼上绝路(先放放,后面说)。


                同样是黄渤担纲的《斗牛》,故事也不大。

                牛二(黄渤 饰)是看管奶牛的,因为一纸承诺,他需要照顾好村里仅有的牛。

                养牛多简单个事?可日本鬼子来了,土匪来了,村民说闲话了……让牛二过不好日子,甚至活不下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属于小人物的悲剧,管虎想聊的,仍然是一种朴素的生存底限。


                电影《八佰》,也一样有血性。

                残壁断垣,轰炸过的街道、乌鸦踩过废墟中的骸骨、日军烧杀掳掠的滚滚浓烟……管虎几近“粗暴”地还原着真实的战争、真实的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别人的战争可能拍得大而史诗。

                但管虎喜欢揪着你的衣领,让你凑近看——

                散兵闲逛时,穿过瓦砾,不小心跟日军打了照面。

                枪响,刀起,头落,斗笠下的人懵掉。


                一场厮杀,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发生,没功夫想,没功夫逃。

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,电影也没给任何人担当绝对主角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你是英雄?你也没光环,反而可能随时猝死。


                我想管虎一定咂摸过,到底何为战争。

                让人显得无比渺小的,才叫战争。

                对看多了长枪短炮战争片的现代观众而言,如果想让没经历战争的人感受到战争,这一点尤其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回头看管虎这些主角们,也都被导演给一个个砸“硬实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牛二、牛结实、六爷、端午......这些主角大多都不受主流待见,每次出场,要么怂、要么痞,无一例外不修边幅。

                尽管有着乐天、坚强的性格,却一再与混乱模糊的时代死磕,最后亦都以悲剧或死亡收场。

                比起死,管虎更看重生的境遇。

                好比牛二。

                尽管最后,他牵着牛,奇迹般地在兵连祸结中存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可你仔细看……他像人?像牛?


                当一个人胆破了,心虚了,从此害怕人的世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他还算是人吗?

                开个玩笑……管虎喜欢把人摧毁成非人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另一方面,他也能赋予“非人”以人性,或者某种紧扣生存的象征意义。

                你一定记得这匹白马。

                Sir第一眼看到它,第一反应是,好假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但仔细想想,如果不是这一份超现实抒情意象的出现。

                又何处安放那些英雄、那八百位壮士,向往自由和解放的灵魂?


                无独有偶,《老炮儿》结尾,也跑出了一只鸵鸟。

                冯小刚扮演的六爷,第一次像个少年般,蹬着自行车在路上追着,兴奋地大喊:

                跑啊你,快跑!
                别让他们逮着你!


                别让他们逮着你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他们”是谁?“你”又是谁?

                这一声呐喊,是六爷喊给了六爷,管虎喊给了管虎。

                也是我们观众,喊向了我们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下次如果还有人说,管虎的荒诞、什么魔幻现实看不懂。

                麻烦你提醒一下这位朋友:

                管虎拍的,其实说不定就是你。


                02
                管虎的软

                但电影也不能只有硬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说电影的硬,关乎(作者的)发现与表达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么电影的软,则肩负了也许更重要的东西——(观众的)感受与抵达。

                因为电影除了是作品,也是传播品,它需要从一个人的思考,抵达更多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好的电影,总是软硬兼具。

                就拿《杀生》来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前半部分的牛结实,的确是个无赖泼皮。

                用马蜂窝蜇人、偷窥房事……他胆大到,甚至敢于亵渎信仰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在全村人举行祭礼时,他故意跳入井,弄“脏”了圣水。


                但比起村民真正的大恶(杀人),牛结实的行为,顶多算是恶作剧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生性顽劣,底色却纯良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让人烦恼,给人添麻烦,但出发点也许是制造快乐——

                给村里的老祖灌酒,不是真想害死他,而是不想看着老祖被村里的“长寿指标”强制戒酒,到老了还缩在壳子里,不懂享福。


                当全村都嚷嚷着要马寡妇给老祖陪葬时。

                也只有牛结实跳进水里,不顾众人阻拦,硬是救出了马寡妇。


                你发现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是的。管虎认为,“软”是有条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当外界的壳冷酷坚硬,成为一个“软”人,反而需要有逆行的勇气。

                而逆行的代价是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  有时是牺牲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当马寡妇后来怀上了牛二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村民的恶出现了,他们让马寡妇选——娃儿和牛结实,只能活一个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时,牛结实从马寡妇手里抢过毒药,一口吞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你说自杀是硬气。

                不,Sir说,这是牛结实全片做的最软的一件事。


                也当然软化了观众的心,激发了观众的思考——这是纯硬的作品有时无法做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演完《杀生》,黄渤向记者透露:

                其实,牛结实就是管虎本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虽然我们可以认为,前面的主角“都是”管虎本人,但黄渤的意思,是经历都相似。


                12岁前,管虎都被寄养在邻居爷爷家,没有人管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天天就像野孩子一样,逃课去玩,在胡同里追着闹着。

                而现在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当管虎回忆起那段逆行时光。

                心中除了感到少年的孤独,是不是也会有所启发?


                当他终于成熟,成为一个创作者。

                当他的眼神不仅省视自己,也看向更多的人,更多的“非人”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冬天胡同里的煤场;摞在门口的大白菜;那一个个讨生活的普通人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所有的生长经历都是极度自由和极度市井的,就全是骑自行车在胡同里跑大的。这个过程自然而然造就了我的视野,我的关怀,我所有的悲悯好像那个劲儿都在那个群落当中弥漫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再往后,这些人的面目在脑中模糊了,只余气味和感觉——

                TA们,是《外乡人》里的徐大姐。

                是丈夫因病去世,给她留下一大笔债的中年妇人,为了还钱,去大城市漂泊打工,靠捡医疗垃圾为生;


                但同时,ta们也是“他们”(前面说的他们,你还没忘吧)。

                是嫌弃外地人的本地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是欺负、欺骗同胞的地痞和社会闲杂。


                这是我们很多人看不见或者故意忽视的族群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身为导演,管虎觉得,他们的故事,也是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们本身,他们的存在,他们生存的方式,就是一种“逆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时候Sir觉得,管虎的眼神是漂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他的心里,也许分了两个象限。一个是地域的象限,村里和城里,中国和世界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一个则是时间的象限,过去和现在,现在和未来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就像河流两岸,而且,总有一或几位主角站在了对岸。

                《老炮儿》里的六爷,也站在了某段时间流的对岸——

                他是老北京胡同里的人物,是长在管虎身边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曾经翻江倒海,当过倒爷、混混、老大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比起同样翻天覆地的中国,他的脚步显然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个关于“过时者的逆行故事”

                时代在变化,规矩在变化,甚至潮流都在变化。

                管虎恰到好处地用某种过时的潮流,影射了老六的逆行。

                将校呢军大衣、军刀、军靴、皮手套、自行车,这些是潮流。



                但潮流之下更逆行的,也许是六爷的脑子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个“死脑子”,因为它只认“死规矩”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六爷爱教育小偷,偷了钱包应该把身份证给失主寄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叫“讲究”;

                六爷还会自顾自喂鸟,冷淡那些不讲礼貌的年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叫“讲礼”;

                六爷最爱的,是替人出头,打抱不平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叫侠气?不敢不敢,六爷嘴里,这叫“情理”,叫“仁义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你问“过时”是不是很糟糕。

                要Sir说也未必。不懂过去,也无法搞懂将来,管虎的两个象限之间,似乎总有微妙的辩证法在。

                未来好,现在好,但过去也一定存在过某些“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争论究竟好还是不好,也许属于几代人的不同视角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怀念和感受,则是另一件事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对于念旧的人来说,过去的那些好,因为沧海桑田的变化,连副本都没有留下……现实和未来之间,没有轻巧的ctrl c+v。

                这部《老炮儿》,无关对错,好坏,拍的就是这个。

                管虎常说,自己活成了“年轻时最不喜欢的那类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句真话,但也许过谦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从年轻时的刀子,活成了现在的锤子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用刀子划开了地域和人群的界限,用锤子敲开了时间和历史的墙壁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么刀子好?还是锤子好?


                03
                来,再让我们从管虎的18岁说起

                18岁,好像是一个创作者普遍怀念的年龄?

                王小帅曾对管虎说:

                “千万别忘记18岁的这股劲儿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他聊的当然不是胶原蛋白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聊的是管虎的血性,管虎的执着,管虎的视野,管虎的轴。

                能一直保持这种创作者的硬,是观众的幸事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创作硬,手艺也要硬。

                管虎一直关注细节,关注每一个镜头能打动观众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拍《斗牛》时,管虎就用牛,把黄渤折磨到不要不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拍了100遍,牛保证真不吹牛。


                更折磨人的还有《八佰》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年半时间,苏州搭建出老上海的十里洋场——实景占地200亩、拥有68栋精美建筑。

                甚至一条200米长的“苏州河”,也是纯人工开凿。
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衣服、饰品到人走路的样子、吃饭的样子、说话口音,甚至细微到指甲、领结……全是细节。
                你还能看到那个小孩怀里抱着小宠物,小兔子,还有进城的农民牵的一头羊,那个羊也是活的。包括黄志忠老师旁边有一个旗人,我自己观察应该算是旗人,他手里拎着鸟笼,里面那只鸟都是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咖啡店里边菜单上的食谱都有,都是那个年代的,包括什么样的咖啡也都有。
                来源|第一导演李九霄专访

                △ 来源:第一导演

                调度之外,色彩也“讲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摄影指导曹郁希望在《八佰》中达到“精神写实”,因此,光影的写意性就很关键。

                参考了大量霍普、蒙克和毕加索的画作后,影片最终定下了绿色影调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曹郁看来,绿色是“绝望、焦虑,同时还有生命力的颜色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什么叫讲究?这就是讲究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剪辑呢,又得是另一层“讲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《厨子戏子痞子》,一只“剪刀手”把故事剪碎,重新拼贴。


                抗日的历史背景,开头先让四个戏剧式的主角出场:厨子、戏子、痞子和疯癫的厨子老婆。


                一段荒诞的“戏中戏”后,再把时间倒退回去进行身份和任务解谜。


                原本平铺直叙的剧情,霎时间扑朔迷离了起来。



                到了《斗牛》,换成不断的记忆闪回。


                好比这幕,牛二一个人孤零零地喂着牛,喊着奶牛叫“九儿”,画外也传来一声“牛二哥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下一个镜头,是日军侵袭前村里的画面。


                九儿还在,还没化作弹坑里的一具焦尸,村民们也都围在大院里热热闹闹地排着队抽签。


                这一个闪回,逼出了牛二的眼泪,也隔出了两个时空里恍如隔世的落败唏嘘。



                更绝的还是《八佰》。

                把端午的死化成戏曲里赵子龙的豪情镜头,剪入八百壮士中小战士的幻想里,画面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豪情和悲壮的美学。

                (此外也很真实,因为小战士估计只见过小人书,或者戏台上的插旗将军)。


                这些,都是管虎18岁之后的“那股劲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实美学不是天生的,当然也未必是“学院”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如管虎,视觉的美,离不开对现实一份严肃的关注与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然后,才有现场的细节调度,镜头的雕琢调色……才有独一份儿、只属于你个人的剪辑美学。

                最近,管虎在一个视频里,提到了自己这套美学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    你戳——


                如同TVC里所说,这是一个人人创作的时代。

                每个人都能做自己的导演
                记录一段岁月 剪辑一段人生
                为自己的生活添彩配乐


                身为一款超好用的剪辑工具,剪映大大解放了视频创作的技术束缚,让每一位创作者轻松走入一个更专业、更智能、更便捷、更高效的创作时代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即使对管虎这样的专业人士也如此?

                即使对管虎这样的专业人士也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剪映的智能性,降低了创作内耗,提高了创作效率,所以用剪映去收集记录灵感,已经成了管虎的日常。


                从前,总是片场、机房、勘景四处跑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从前,远程盯剪辑总是隔靴搔痒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从前,动辄几T的素材,传起来那叫一个费时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现在,剪映已经实现“云草稿互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移动端、Pad端、PC端三端互通,文件再大,也能秒传。

                不管你去到哪,随时随地皆可创作。


                当然了,除了管虎代表的专业创作者,剪映的其他功能也在帮助普通创作者提效降门槛,因为这样才能实现那句“人人都是导演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就拿“色彩”来说,管虎有专业的摄影师曹郁一旁把关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寻常创作者要调出《八佰》那么有格调的绿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呐,看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剪映里的专业版里,就配备了专业的调色工具,能帮助创作者优化视频色调,直接让你的影片“升值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再来,身为一位业余视频爱好者,最害怕的就是三个字:没灵感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其实,没灵感本质上就是可参考的素材太少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好像拍电影,没有生活参考,何来创作创新。

                这点,剪映也想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秒get综艺感满分的视频素材包装,包装美化视频,激发创意,也帮助创意更好呈现,更省去创作前搜索素材的漫长时间。



                你说,你还想拍自己,可是怕忘词?

                你说,忘词NG真的很消磨精力?

                那你更要用剪映。

                因为拍摄再也不必背词,打开提词器,拍摄屏幕与提词器自动合二为一,边看边录,绝对没人发现你其实在打小抄。

                拍完后智能字幕可以识别语音,省去逐字敲字幕的时间,提高效率。


                此外。

                为了方便各行各业,各种爱好的视频创作者。

                剪映专门配有“创作脚本”,从美食探店,到旅行……N多类型的创作脚本供你选择。


                最后,我们做个“最坏的打算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你是个剪辑小白,甚至从未进入过视频领域。

                想学没人教,只能一直延迟视频梦。

                这里,请关注剪映的“图文成片”吧,它专门针对想入驻视频领域的图文类型作者,不会剪辑没关系,0学习成本,导入文字稿就能智能匹配素材生成视频。


                回到TVC开头的问题:

                “创作难吗?”


                有了剪映,“难”已是过去式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Sir说了这么多,无非希望你能从管虎导演观察生活、创作作品的方式中,获得一些珍贵的启发和灵感。

                更关键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是感受到、保持住一颗创作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股18岁的劲儿。

                你心里一定装了一个美丽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有“他们”,有我们,有你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剪映,会让你更加贴近ta们的真实,我们的真实。

                以及,你的真实。

               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                编辑助理:罐头盖的日与夜


                还不过瘾?试试它们




                梁朝伟+漫威=真香?

                亚美am8

                再作,这神颜迟早得崩

                比起娘不娘,我更希望他别装

                刷三遍,票房冠军我扒出47个彩蛋(最后3个绝对没人发现)

                外网已爆,就看这个月能不能上


                关注公众号:拾黑(shiheibook)了解更多

                [广告]赞助链接:

                法律法规检索大数据平台://www.51hbjjd.com
                盘点娱乐资讯黑料不打烊://www.lsido.com
               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://www.greatec-inst.com

                图库
               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
               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
                赞助链接